返回網站

靈氣讓臨終陪伴,成為一段美好的時光

 

我也紀錄一下兩次印象深刻的經驗。

朋友的媽媽已經癌末了,邀請我去幫忙做靈氣,舒緩母親的疼痛。我依約去了。因為打了嗎啡,所以朋友的媽媽其實狀況有點昏沉。但是仍舊不時的因為疼痛而發出聲音。

當我把雙手放在朋友的媽媽癌症的病灶之上外,另外一手我也放在心上。當然,我在做之前,照慣例會先默念一下免責宣言。

當我做了約莫十分鐘,我就跟朋友溝通,建議他的手也擺在我的手旁邊。我在他的手上先畫上力量符號後,為他暫時開啟靈氣傳送的能力,然後簡單跟他說明傳送靈氣的方法。當我們兩個人同時為媽媽傳送時,那個畫面其實相當溫暖。媽媽很安然的入睡,朋友的眼淚不停地流著。朋友說,當她把手一起放在媽媽身上時,她感受雙手傳出很溫暖的能量,並且感受到媽媽的感覺跟想法。那是她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溫暖,她覺得實在太神奇了,而且她覺得當我們倆一起傳送靈氣給媽媽時,媽媽感到很開心,也很喜悅的收下了!結束之後,我解除了朋友的手上的符號,並為他清理身上的能量後再離開。

另外一個奇妙的經驗是我在日本出差時。當時我的翻譯二村小姐接到電話後哭了,我問她怎麼了,她說她的媽媽跟阿姨,兩個孿生姊妹同時罹癌,且都是末期,已經不能進食很久了。聽說我可以遠距傳送靈氣,問我能不能幫她媽媽跟阿姨。媽媽住在琦玉縣,阿姨住佐賀縣。我請她先跟父親與姨丈溝通,確認本人同意之後,我再進行靈氣傳送。當得到同意後,我在往茨城縣的路上,坐在後座就默默地傳送靈氣三十分鐘。三十分鐘結束之後,我請二村小姐打電話詢問一下父親跟姨丈,她們姊妹的狀況。她一邊打電話,一邊哭著又笑著。她先打電話給爸爸,通話後就打給姨丈。打給姨丈的時候,她一臉驚訝的看著我,喃喃的表示不可思議。電話掛了,她跟我說,實在太神奇了!她媽媽跟阿姨都覺得很溫暖,然後不約而同地表示想要喝粥!我跟她說,因為我也只能偶爾幫一下,如果真的想要長期的為母親以及阿姨傳送靈氣,還是在日本找專門的靈氣師比較好。

小時候,唸到佛教的臨終關懷的資料時,談到臨終時,身體的四大分離,所以其實非常痛苦,盡可能不要去碰觸到往生者。這兩次的經驗,其實都讓我體驗到,靈氣是一個如此簡單,卻又帶給人溫暖的好工具,家屬如果能夠學會靈氣,其實對於幫助往生者安詳的離開,會是非常有幫助的。而那個最後的陪伴,將是非常有溫度的一段時光。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