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真的是個寶島,許多老師到國外取經回來,在台灣各地開課,使得台灣的同學不用像國外的朋友一樣,要千里迢迢的飛到特定的地方去學習。在國外上課的同學,真的很可能是當下見面就是最後一次相見。在台灣,距離就近得多,如果有團練或是新年共修會,就可以敘敘舊。

這些年,能量療法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到底要學哪一門好?

回想當年我剛剛開始踏上這條道路時,當時真的是希望自己像海綿一樣,拼命狂吸收所有的資訊。上了靈氣,上了昆達里尼瑜珈課,念了奇蹟課程,光的課程,看了大量奧修跟歐林達本的書,也上了臼井靈氣、合一傳導師、卡魯娜靈氣、水晶排列療癒跟天使療癒等等的課程。

當年我學了臼井靈氣之後,也上了合一傳導師的課程之後,接下來去學了卡魯娜靈氣,本來還要去上擴大療癒以及其他的能量療癒。可是當我問問我自己,這些能量療法,怎麼看起來很不一樣,可是核心卻好相像啊!我不敢說自己「一法通、萬法明」,可是確實心裡起了很大的問號。

一路上我不斷地在尋找答案,我甚至也想知道這些能量療法跟中國流傳五千年的氣功丹道有什麼關係,到底我們發出來的靈氣,對於那些有修行氣功丹道的人而言,這個能量是什麼感覺?

我還記得當我去找王德槐老師學習時,老師問我會什麼,我就想我會臼井靈氣,老師當場就要我放棄,不要再練靈氣,好好跟他學丹道比較好。當下的我非常的為難。老師說「這麼寶貴的氣,怎麼就把他給出去了!要知道,要把這些能量存起來到有成果要很長一段時間,這麼輕易就放出去了,實在太可惜了!」那個瞬間,我當場就理解了靈氣與氣功丹道的異同。

跟黃月霞老師學習天使療癒之前,我就一直很困惑,其實真的執行靈氣時,真心召喚天使來,天使真的是有求必應的,那我為何要特地再去上天使的課呢?但是那時候的我很沒有信心,還是多上上課請老師來教導我。

前幾天,好友發哥發了訊息來問我對於天使靈氣的想法。我是這樣回發哥的。

當年高田哈瓦優把靈氣帶到美國去之後,漸漸地在美國傳開來。學習靈氣的眾人中,有些人發現,並不是只有臼井甕男可以直接通靈的,自己也可以。連結到天使,然後也是可以傳遞能量來幫助他人的,而且為了容易被理解,因此沿用了靈氣這個名詞,就成了天使靈氣。其他老師連結到的是金色的光,就成了金光靈氣;連結到藥師佛,就是藥師佛靈氣;連結到XYZ,就是XYZ靈氣,以此類推。不想讓大家認為跟靈氣有關的,就是自己另創一個宗派,所以有各式各樣的能量療癒法門派別。

說到底不外乎是,頭頂能量要連結特定方,然後透過療癒師這個管道,將能量傳遞出去。亦或者直接不透過療癒師,直接引導至個案身上。這麼多能量療法,誰最厲害呢?一如前一篇我所提到的,以佛教的發展當作參考,就不難理解。

大乘佛教的經典,幾乎每一部經都是最為殊勝,只要持誦該經,就能帶給信眾無量福德,減滅恆河沙般的罪孽,勝過供養十萬億佛菩薩。而這些經典,都是佛說的。到底哪部經才是最殊勝?答案比較像是禪門的公案,「都是!」再問誰比較厲害,就要吃當頭棒喝囉!

 

每一個能量療法也一樣,都是最為清淨,最為強大的。喜歡比較的是咱們凡人的習慣。就像是到底是唸十萬遍的大悲咒有力量,還是抄十萬遍的心經比較厲害?答案是:「別問!先去做了再說!」

 

臼井靈氣在地球上,算一算也有九十九年的歷史了。相較於新出來的新興能量療癒法,算是經過千錘百鍊的。能量療癒能夠進入西方醫療體系的,目前也就是靈氣最為普及了。高田哈瓦優在美國,確實是有許多實戰的案例,因此靈氣才能夠廣為流傳。要是都沒有效果,靈氣真的能夠傳到全世界嗎?

 

繁複的儀軌的如同密宗,厚厚的法華經持修一生的天台宗,淨土宗的「南無阿彌陀佛」的簡單持誦,同樣都能修到一心不亂,了悟生死因果。關鍵一直不在於學了多少法門,關鍵一直在於我們對於所學的到底下了多少功夫深入。

 

如果已經學過幾門能量療癒的法門,就看看有沒有跟自己很相應的,好好練下去就是。

 

如果已經學過臼井靈氣的,可以相信這套功法真的好好鑽研下去,才發現有好大的益處啊!

 

如果有興趣的,歡迎來台北台中或高雄跟我們一起學習靈氣吧!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